「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转载自midifan 10个月前 VSTGO
20.6K 0 0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作曲系, Z&H Studio创始人。10岁起接触MIDI音乐制作,19岁时在上海交响乐团首演原创室内乐作品。沪上活跃的音乐制作人。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郑河
(B站ID:Jaky的编曲学习笔记)

音乐制作人
B站音频知识博主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作曲系, Z&H Studio创始人。10岁起接触MIDI音乐制作,19岁时在上海交响乐团首演原创室内乐作品。沪上活跃的音乐制作人。擅长将民族音乐语言与具有国际视野的技术手段相结合,以扎实的传统音乐功底展现独具个人特色的浪漫主义音乐表达。涉及涵盖流行音乐、电影电视广告音乐、音乐剧与舞台音乐、合唱、艺术音乐等多领域创作与制作经验。

20年参与好莱坞「PFMW Master Class」大师班,与Richard Marvin、Jason Larocca等配乐大师交流学习。多次参与腾讯、网易等一线游戏音乐制作,具有丰富的管弦乐团录音经验。曾为小米、华为、天猫、亚马逊、宝马等知名品牌进行TVC广告配乐制作。其作品曾在贺绿汀音乐厅、上海交响乐团、上海音乐厅等多处演出。

我(小编)和郑老师认识第四年了。四年前,我在B站看到郑老师的视频,后因一些音乐上的合作而熟识。那时他还是个很青涩的大学生,但我已经能感觉到他超乎常人的行动力和逻辑能力了。每次谈论起音乐,他的谈吐完全不像一个大学生。那时他还租着一个老破小,自己改造一间卧室做编曲,些许简单,却是当时我们聚集的驻地。四年过去了,他依然是我朋友圈里鲜有的行动力与理想主义并存的新时代青年。这四年里,我见证了他从一个大学生,开工作室、在上海交响乐团开音乐会,从编曲做到音乐总监,也成为B站里专注做编曲教学的头部,听说还在筹备一个非常赞的新工作室。我很好奇,像他这样新一代的青年是如何做到在大内卷的环境里快速逆流而上的。今天有幸请到郑老师来和我们好好聊一聊。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2018年郑河的卧室工作室

问: 郑老师您好。很荣幸能听你来分享你的故事。您一般怎样介绍自己?

谢谢,我也很荣幸。我很难介绍自己,我其实是个行业新人,积累的履历还很少。所以一般我都只是介绍自己是干嘛的,我就是个音乐民工hh,穷尽自己仅有的一些才能靠相关的专业技能混口饭吃。

问: 您太谦虚了。我很早就听过郑老师的作品。我最早是被扎实准确的传统功底所吸引的,也是您的视频启发我去仔细钻研那些理论的,在此之前我是一个很纯正的野路子。我觉得这一点对新一代的音乐人来说是很难得的。

哈哈过奖了。作为音乐人,除了作品以外的介绍我觉得都挺苍白的。还需要介绍就说明我还差的很远。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们再对谈的时候,我就不需要介绍我自己了。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郑河室内乐作品《冬雪四首》在上海交响乐团首演

问: 您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走向专业音乐学习的?

我的成长环境完全不在音乐世家,甚至和艺术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父母都是普通职工,但母亲从小陪伴我学钢琴。一路考上重点中学,像一个普通孩子一样被寄予厚望进入名牌大学。我很感激我每个阶段的老师。我的初高中班主任都对我当时所展露出的一些音乐才能很是肯定和赞赏的,即使我在学习上不是最突出的人。自信是我做事很重要的方向标。我在进入省重点后,其实我的自信被打磨了很多。但也正是在这样优秀的环境中,有着对人才更包容和开放的眼光,使得我能成为省重点中学的一个“异类”走好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问: 您认为做好这一行很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其实不止这一行,行行都需要的,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自我学习与反思能力。大学后,有太多事情是需要自己来安排筹划的,完全不再是一个靠老师来塞满的状态。所以有所热爱,并为你的热爱不断地反思与成长,是很重要的一种思维习惯。要成为那个很“灵”的人。别人给我们的一两句话,要真正能点醒我们去主动思考和探索更大更多的内容。当我们成为一个具有主动思辨和学习能力的人之后,就会发现有大量的机会都会偏袒予我们。

我在大学时,导师会点出一些案例、作品,或是一些很不起眼的小细节。但我都会为此搜集大量资料,花很多时间去听、读总谱,并很快的把这些新的经验应用至下一个作品中。老师们会很敏锐的发现,你是有思考有做功课的人。慢慢的无论是老师,还是客户,大家都会喜欢和主动思考的人一起共事。不仅效率高,还常常能带给他们一些惊喜。所以我很早就成为大学里的“活王”,大家有需求都会先想到来找我。

而当你开始忙起来甚至忙不过来的时候,自我反思就更重要了。在忙碌的缝隙里,我们还要审视自己。包括一名好的导师,也会提醒你,你真正需要的是哪种忙碌,你是不是仅仅只要做一个“活王”。

我在每个阶段,身边都有人在不断的提醒和警示我,我也会不断的重新审视自己,调整状态,才会真正在一个稳定向上的状态里。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音乐会观众席中的三位作曲 潘行紫旻(左)张士超(中)郑河(右)

问: 您怎么看应用音乐和艺术音乐呢?

我觉得这个题目可能不太准确。我暂且把所有优先追求商业传播价值的需求称为应用音乐,其余的专业音乐创作笼统地称为你的艺术音乐好了。我觉得在科班读过作曲系的人,一定多少都会有很多艺术化的理想与追求。这些艺术追求我觉得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本质是这些追求才能引领我们的音乐走向美好。

但在现实中,我们一定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需求与甲方。作为乙方的我们,常常抱怨与吐槽。在我看来,在初期我们一定会需要做大量的妥协。无论是专业技能还是行业资源地位,我们都需要对自己有很清晰的认知与定位。保留与之所匹配的适当的“艺术家性情”,不断为自己争取更多说No的权利。学会在这样的环境中保持弹性,可能是当代从业者必备的技能。初期我们必定会不得已做许多对自己“消耗”的事情,随着各方面的积累与成长,我们也一定需要更大的机会与平台。学会克制地与各领域协作,在该做绿叶的时候保持平和。学会收敛自己和作品里的某些锋芒,是我这两年很重要的成长。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工作中的郑河

问: 对于新手或业余爱好自学的朋友们有什么建议?

保持勤奋和谦逊。

我在进入大学前也是这样的角色。我相信大部分业余爱好者在小音乐圈层里都应当算是佼佼者,熟练一件器乐,掌握一定的即兴能力,甚至发表过作品,会被旁人或外行称赞。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我初中的时候即兴伴奏已经很溜了,可能比大部分中小学教师都要强不少,那时会经常有种王者的感觉,感觉自己是被上帝选中的神童。但今天的我深知眼界、圈层对人的束缚是很大的。如果你是业余爱好者的身份,那你的圈层也大多是同类。所以当我第一次面对四部和声的时候,我的认知就是为旋律配和弦,我觉得我早就会了,我超前完成了这门学科。但当我后面学完这几门作曲理论后,我才发现当年的自己就是井底之蛙的角色,因为那时的眼光只能看到那么多。所以我是在学校的框架内学完这些理论的,学校和导师的作用,就是赋予我更超前的眼界。

我接触过大量的自学玩家,大多都会觉得学院派死板不接地气,学那些没用的,自己玩的好听才有用。但他们也经常陷入瓶颈,难以突破。来和我交流的时候,99的瓶颈都来源于认知和眼界。他们很难意识到系统的知识结构是如何构建的,他们很喜欢仰赖那些学会就能出手的伎俩。对于系统的知识结构,他们没打算构建,也很难坚持去构建。因为相比起那些快速小窍门,系统是很枯燥苍白的。

但对于学院派玩家,我也想说,更要保持饥饿。保持我们对音响的初心,不轻易把作品变成谱面奇迹。我虽然也接触过些许“先锋”和所谓“前卫”的领域,但至少目前我骨子里还是一个保守于听感和情感共鸣的人。我们学到再多的技能也不过只是手段。如果音乐表达失去共情能力,那么再顶级的技术依然会显得冷冰冰。炫技、炫审美、堆砌拼贴的作品,都会很短命。不过于此话题我仍涉世未深,只敢点到这。

问: 自学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事半功倍的方式?

首先,有些事情不能求事半功倍,比如我前面提到的系统构建,只需要坚持、勤奋。另有一些确实需要智慧、效率来实现的。我很看重一点的是,获取信息的能力

获取信息有很多方面,包括技术手段、语言、追根溯源刨根问底的精神等等。比如在圈内,外语可能就阻挡了很多人获取信息的眼界。很负责任的说,在艺术领域,如果你不能获取外文内容,包括外网内容,几乎等于瞎了一只眼睛。其次就是你对信息的敏锐度。我常常搜刮到一些好作品的时候,会顺藤摸瓜,找到作者的主页,社交账号,去翻看他所有和工作有关的推文或ins照片。经常要从一些犄角旮旯的照片里辨认他的设备、手段等等。也经常尝试去发邮件,有很多艺术家是很乐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见解的。曾经我看中了一个案例想要找到谱子,结果发现作者是位阿拉伯人。我愣是在一个阿拉伯论坛里与作者用谷歌翻译聊了一周,才拿到了他的谱例学习。我身边有一票专业合唱从业者,他们也会用各种语言在世界各地交换谱例,早已是家常便饭。正是对信息和知识的渴望和追求,才能让我们在高速运转的社会中不掉队。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2019年郑河的Van Studio房车工作室 

我和郑老师喝过两次酒。在日常琐碎里,你更能感受到他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闪光,看似天马行空,但他却真的敢想敢做。让我这一代80后很是羡慕。他在外网看到国外音乐人有房车工作室,很是憧憬,然而国内根本没有人尝试过。他两个月的时间逛各种房车展会,自己设计、找厂家。从我听到他提起到见到实物,不过三个月时间。同时你也很难察觉,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也有过不少起起落落。在酒杯间隙,聊起自己一次次创业。一次次风光与没落,享受舞台、音乐、美景美食。

问: 您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憧憬?

在家人和朋友面前,大家可能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了解你的内心。在世俗关心的领域,无非就是把自己的事业做大一些。亲戚朋友问起我做什么的时候,我不用那么认真解释。只要他们知道,我过的还不错就好了。

在个人层面,无非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解放一些。目前我要处理的繁杂事务还是挺多的,希望我可以慢慢专注回归到音乐上。音乐是我的立身之本,但总是不得已做很多其他事。最终希望这些事情可以重新成就音乐,而不是抹杀音乐。

访谈最后,听说郑老师新担任了一部音乐剧的音乐总监及钢琴演奏,要来透露一下~

郑老师:这次虽说是中途接手这部剧,为交响乐团现场演出落地做执行。但实际过程中还是“插手”了很多原始素材。这次和我的老朋友,著名指挥洪川老师,以及一批音乐剧顶流演员,在上海大宁剧院,2022年1月21日带来交响乐团伴奏的音乐剧音乐会。求捧场!

 「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版权声明:VSTGO 发表于 2021年12月17日 上午12:06。
转载请注明:「对谈·郑河」:新一代音乐人是什么样子 | VSTGO音乐人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